關於琉球人、台灣人在歷史事件中受難者後裔們的故事,
先點播一首歌:#傷心太平洋


#不要問我從哪裡來

過去 150 年的歷史裡,恆春半島的形像幾乎都是由外文化去描繪側紀,我們能看到清國對待「番夷」的態度、西方文化觀察「野蠻」的好奇、日本企圖教化「不文明」的野心,但是我們是否聽聞過在地的人們說出他們記憶中的歷史呢?


#當代部落裡的記憶

「不幸的歷史不被流傳」的想法,讓傷心的過往不能以更詳細的方式被記載下。
在原住民族群的聚落社會裡,他們留下的故事與記憶相當稀少且模糊不清,少數健在的八、九十歲長者也多不願提及 1870 年前後那段慘烈的屠殺故事。


#宮古島受難者後裔來台

據文獻資料表示,宮古島受難者的後裔們從日治時期開始就有數次訪臺的掃墓紀錄,而這個掃墓的傳統,今天依然持續進行著。
據保力村(車城鄉保力村)的楊友旺後裔表示,曾有來訪的日本人找到了保力楊家,即便語言不能相互溝通,可是恭謹的鞠躬及滿口的「ありがとう」,還是能感受到他們對 150 年前楊友旺的伸手相助的滿懷感激。

https://storystudio.tw/article/gushi/150-years-ago-indigenous-history-in-contemporary-pingtung/?fbclid=IwAR1v4smoojEx2j9rgrdHWL93TnOTOoS96ncQbSzCHJPEeG7K7Emi6RU-Prw